腹肌八块半

喻黄纯食不逆不拆,不混圈只产粮。

头像是我三禾给我画的,禁止二传私用。

绑定画手is my@禾禾禾_绝赞秃头中 皇上

「不授权任何转载」

看见这个梗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手了,让我过一把瘾。


“少天,”喻文州回过头看着正坐在床上捣鼓手机的黄少天,对他勾勾手指,“你过来一下。”

“啊,是电脑修好了吗?”黄少天两步并做一步的走到喻文州面前。

“嗯,修好了。”

“谢谢你啊!”

两个人沉默了一阵,房里安静的只有他们的呼吸声和电脑运行的声音,喻文州咳嗽一声,指了指电脑屏幕:“你看一下。”

看什么?黄少天眼睁睁看着喻文州点开桌面上那个名叫“喻文州”的jpg文件。

是那张毕业照,他和喻文州站在一起,所以他就直接把他们两个人截了下来存着。

“……”黄少天下意识倒退两步。

“少天,能告诉我为什么你的电脑存着这张照片吗?”喻文州的声音波澜不惊,像在谈论天气。

为什么?他现在搬出兄弟情这套也没问题,可他的大脑“哔哔”两声就彻底当机了,只能看着喻文州站起来朝他走去。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黄少天张口:“因为……”

喻文州把头凑过去,准确无误的吻住他。

「喻黄」暗恋多年终于有线可搭 1

#答应送禾禾的文 @禾禾禾_绝赞秃头中 我猜我四五篇就能写完了!!

黄少天最近喜欢早起晨跑,再去楼下早餐铺喝一杯豆浆。

这个生活方式很健康很正常对吗?

但放在这个正在过暑假却开始学习老年人生活的黄少天身上,这一切就没有那么正常了。

黄少天,二十岁,一名标准的年轻人,喜熬夜、通宵打荣耀、一觉睡到大中午还不带掀眼皮,因为生物钟有些紊乱,决定学习父母的作息调整身体,第二天挣扎着起床,带着想梦周公的心在家楼下跑了半个小时,大夏天的,太阳还没冒出来,光空气就能把人闷出一身汗。黄少天最怕热了,跑了半小时跟去游泳了似的,刘海贴在额头上,紧紧的让人难受,黄少天随手撩了撩发现没有什么用就随它去了。

肚子传来的凉意和咕噜声响在他这可是比睡觉还要大的事,民以食为天,出小区拐了个弯走向包子铺买早餐。

六点多的早餐铺排起了长队,黄少天也跟进了队伍里,迎面扑来的热气和肉包子的香味让他精神一振,就好像在无所事事的一天中找到了乐趣一般,黄少天掏出手机开始了等早饭的征途。

等了十分钟左右,黄少天随意抬眼看看前面的队伍,发现在自己没注意的几分钟里,位置不仅空出了一大截,还有人试图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插队,他很自然的往前走一步:“不好意思,我刚站这儿的。”

僵持了几秒那人只好打了个哈哈乖乖往队尾钻。

原本有些松散的长队又紧实起来,黄少天吸了口包子气又开始刷起微博,手指上下动了几下,腿突然就被抱住了,黄少天听见一个小男孩奶声奶气的跟他说:“哥哥,抱抱吧。”

黄少天低头看去,一个小男孩抱着他的大腿蹭,给他留下个可爱的发旋。黄少天是公认最有孩子缘的人,他对小孩最没有办法,被这么一喊心都化了,连忙蹲下身要抱小孩。

那小孩看他一眼转身就跑:“不是哥哥。”

黄少天蹲在原地保持伸手臂的姿势不动:“……”心情相当日狗,这双重标准,这区别待遇,谁抱不是抱了?

好气哦。

他站起来往前几步跟紧队伍,回头想看看那小男孩要抱的哥哥到底是谁,只见那小男孩蹬着腿往前跑,扑到一个男人的怀里。

黄少天看清了那人的长相,惊的呼吸都滞了滞。

眼前的男人是贯穿了黄少天整个高中生活,那个他朝思暮想,至今还没有放下的人,喻文州。

包子的香味完全不足以惊醒黄少天,而喻文州却做到了。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世间所有的光都为他停留,黄少天察觉到时,自己平稳的心跳已经开始紧凑急促起来。

喻文州没有看见他,站起来拍拍小孩的背,转身走了。

完了完了完了,喻文州应该没有看见我,但是……完了完了完了,黄少天心中飘过万千弹幕,急忙回过头试图喘口气,迅速付钱提着烧卖豆浆走人,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手有些脱力。

大庭广众的,黄少天一遍遍告诫自己千万不要露出什么端倪,但笑意还是无可救药的攀上嘴角,心脏像过了电般酥麻。

药丸。

但真的好高兴。

黄少天在第二天早上扳倒了周公,再次下楼跑圈。

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喻文州,黄少天看喻文州当时的穿着打扮,似乎是带小孩下楼晨跑,晨跑地点不可能离家太远,基本可以断定喻文州的家离这里很近。

六点四十,和昨天差不多的时间,黄少天站在包子铺门前,打算再碰碰运气。

不求这位小朋友再认错哥哥,他只想站在远远的地方偷偷看喻文州几下就足够了,他就会收手,他就会完全断掉念想,做个正经的直……

“……是少天吗?”带卢瀚文下楼买早餐的喻文州带着不确定性问背对着自己的栗黄毛,栗黄毛的发旋那处微微翘起的头发僵直了一下,喻文州这下确定他就是黄少天,“少天。”

好吧,我输了。黄少天盯着从蒸笼盖子缝泄出的蒸汽心想,去他妈的直男。


“你家是在这附近吗?”喻文州左手牵着卢瀚文,右手食指勾着装早餐的塑料袋,“昨天瀚文说差点抱错哥哥,那个哥哥的眼睛很好看,我就想到你了。”

黄少天心里对卢瀚文双标的那点埋怨早就丢到筋斗云都翻不到的地方去了,现在听卢瀚文这么夸自己更是高兴的伸手揉卢瀚文的脑袋,惹得小孩咿咿呀呀的乱叫。

必须区别待遇!现在社会多乱,被拐卖了怎么办?喻文州家的小孩就是聪明。黄少天被喻文州最后那句话砸的晕乎乎,竟然还能分点心思想这些,他对喻文州笑了两下。

跟着走到喻文州家的附近,黄少天正在组织语言,喻文州打断黄少天发散的思绪,抛出十分诱人的邀请

“你要不要来我家坐坐?”

“好!”黄少天的回答叠在他尾音上,靠,回答的这么快,搞得自己多迫不及待似的。

黄少天跟在喻文州身后,抬头望向蔚蓝的天空,定定的看了几秒,直到眼睛实在受不了强光,他才真的相信,这不是梦。

“你是什么时候搬到这来的?”看着房子的装修很新,还有许些若有若无的木质味,“品味不错哦,不是十年前黑西装白长袜的喻文州了。”

“黑历史就不用提了吧。”喻文州假装抹了把汗。

眼神四处参观,黄少天突然感觉肩膀那块一重,转头去看,有一只丑萌丑萌的奶牛猫蹲在自己肩头。

“喻文州,这是你家的猫?”

“是的。”

“天呐……”黄少天睁圆眼睛,惊魂未定的拍拍胸脯,“这小东西,长得太下不为例了。”

……那你就不要抱着它上厕所。

黄少天抱着猫不知道该把这祖宗放哪才好,只好抱着它一起进厕所,夏天的早晨实在是闷热,到喻文州这里没多久竟然已经一手汗了,黏糊糊的他必须要洗洗。

一人一猫,喻文州有些担忧的站在门口,不是他变态,是总觉得要闹出什么动静。

突然响起水流声,接着黄少天的卧槽声和猫叫接踵而至:“卧槽……喵喵喵!你给我下来!喵喵喵!@&#($%*”

“少天,你没事吧?”喻文州立刻敲门。

“很大的事,我的终生大事!你快开门门没锁!”我英俊的脸!黄少天伸手想把头上的猫拿下来,鬼知道他一开水龙头这猫反应就那么大?

“我家的猫比较怕水,”喻文州从抽屉里拿出医疗箱,拿出一瓶碘酒,“少天,你别乱动。”

“已经不是比较是非常了!……等等,没破皮为什么还要涂这个!”

“以防万一,等等我还要带你去打个疫苗。”喻文州好像还要说什么,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

听到打针二字黄少天就有点发怵,打针的时候护士姐姐会笑眯眯的告诉你一点也不疼,接着和你谈天谈地,趁你不注意时立刻把针插/进你的血管里,总而言之,护士姐姐都是骗子!

所以这个就不用了吧,“……我想起来家里煤气没关,先走了!”

可黄少天刚站起来挪出半步脚,就被喻文州一个眼神制住,乖乖的坐回去。好在他现在已经搬出以前的合租房,不然这怂样到张佳乐那几个人眼里,又要开始瞎起哄了,什么什么黄少天你就是得喻文州管着你啊、什么什么堂堂黄霸天是纸老虎啊,听的他只想把这些人手刃出租屋。

可是现在他们并不是什么同学也不是什么舍友关系,自己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黄少天跟在喻文州和卢瀚文的身后,盯着地面上一大一小两个影子。

这个问题非常大。

“少天哥哥,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卢瀚文掰着自己的小手指头数数,“除了文州哥哥,你是第二个,我愿意这么喊你的。”

“当然可以啦,”黄少天揉揉卢瀚文毛绒绒的小脑袋,这孩子怎么这么乖,“怎么了吗?”虽然奶声奶气,但这孩子词汇量不小,看得出喻文州于教育方面的用心。

“以后你可以经常来我们家玩吗?”

“嗯?”

“你来了所以今天文州哥哥今天很开心,他开心我就开心,而且你这么帅,来我们家玩肯定会让我们的客厅蓬荜生辉!”

“……”小孩还是小孩,成语运用还是不成熟,蓬荜生辉是你这么用的吗?!黄少天被卢瀚文的“蓬荜生辉”噎了一下,随即脑子很快就转起来,喻文州因为自己来了所以很开心?

“少天,到我们了,在想什么呢?”喻文州走过来撩一下黄少天的刘海,“走了,瀚文。”

哎喻文州什么时候能像牵瀚文似的一样牵我呢?牵的这么紧想落单都难。黄少天低头看喻文州和卢瀚文牵着的手,瀚文这个鬼灵精怪的孩子,那句话他能细想吗?但说不定喻文州真的因为他们的偶遇感到开心呢?


“你脸上一小道和手上那几道是猫抓的?”医生啧啧两声摇头,“真是惹不起的主子!苦了你这两周都要忌口。”

黄少天苦着脸点头,半个月不能吃这不能吃那真的是非常痛苦。护士小姐给黄少天来了一针,让他拿棉签摁着,也不知道是药效还是手臂撑得太久的问题,总之手臂酸酸的,打针就是不好受。

手机在黄少天口袋里震动两下,响起铃声,安静的房间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让他愣了几秒,忽然想起来这是自己手机响了,可怜他个双十年华的单身青年,一个月手机不见得会响几次,才会连手机铃声是不是自己的都忘了。

黄少天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电话:“陈阿姨,怎么了?”

喻文州转过头去看黄少天,黄少天对着电话“嗯”了几声,挂了电话,然后打开微信不知道要找谁。

喻文州拍他肩膀:“少天,怎么了?”

黄少天食指挠了挠脸,一五一十的告诉喻文州:“哎,房东告诉我她儿子要结婚了,这套租的房子要收回来给她儿子用,”事出突然,房东很抱歉的把全部租金都还给他,告诉他这周之内搬出去就好,“租金全都退给我了,这两天就要找到房子搬出去。”

这么突然黄少天不好找房子住,也只好翻翻微信列表看看有没有谁可以收留他。

原来是这样,喻文州思索片刻,卢瀚文凑上来和他咬耳朵:“文州哥哥,我们让少天哥哥来我们家吧,我喜欢他来我们家玩。”

“这可不是玩。”喻文州看了一眼在旁边翻手机奋战的黄少天,蹲下来给卢瀚文使眼色,教育卢瀚文,“你少天哥哥现在可是没地方住。”

卢瀚文很配合的吸吸鼻子,眼眶里一下堆满了泪花:“可是我很喜欢少天哥哥来我们家玩。”

黄少天听到小孩的哭腔,注意力瞬间被吸引了过去,他先前也有把这一大一小的对话听些进去,连忙哄卢瀚文:“我今天有空,可以和你玩。”

卢瀚文哭出声:“可是我想少天哥哥住我们家。”

这、可不是我能决定的,黄少天看向喻文州,对喻文州说:“住就算了……”

卢瀚文:“哇——”

黄少天:“……好好好,都听瀚文的。”

卢瀚文对着不远处的电视机拍手,屏幕里演的是猫和老鼠:“哇——好棒呀!”

黄少天:“……”这神奇小孩的变脸术。

喻文州:“二楼有一间空的房间,可以租给少天。”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打友情折,今晚来我家试睡一晚体验体验?”

卢瀚文鼓掌的声音更大了。


第二天早上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回到之前的出租屋收拾行李,男生的行李也不是很多,最贵重的就是黄少天那台高配置的电脑,为此喻文州直接把自己的车给开过来。

黄少天有些咋舌:“其实用不着开车过来,也就这几件东西。”

喻文州的回答一本正经不容拒绝:“这么贵重的东西,抱着也很累,放在后备箱比较安全。”

黄少天拉上安全带,举双手投降:“对对对,喻家长说的都对。”

本以为会一直平静下去的湖面突然惊起了一大片涟漪,这样的时光太幸福了,让人措手不及又心甘情愿。

-tbc

黄少天和喻文州第一次进行生命大和谐。

他只是觉得身体里的快感因为对方的顶弄愈演愈烈,好不容易掀开一只眼皮子,却看见喻文州正俯下身子看着自己,还笑得很开心。

“……你……你笑什么……啊!”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我和禾的爱情(?

禾禾禾_绝赞秃头中:

“嘘。”

给腹肌比别人多半块太太画的大头,请勿二转私用谢谢!

「喻黄」快乐美食直播间

看看能不能扩写吧(……

夜雨声烦是个美食博主,经常在某站投稿美食制作过程。

他在视频里从来不露脸,声音也通过变声器处理,唯一给粉丝留下的只有一双白皙,节骨分明,干啥都利索的手。和他关系好的几个主播除了百花缭乱也是个美食博主以外,其他几个都是游戏主播。尤其是索克萨尔,经常坐客他的视频或者直播,据夜雨声烦所说,他请索克萨尔来,纯粹是把他当苦工了。

夜雨声烦:“看见这摊粉了吗?看见了吗?我现在要拿出秘密兵器让它变成Q弹的面团!索克,冲鸭!!”

索克萨尔笑了几声,上去给他揉面团。

弹幕齐齐整整的飘过
“性感索克,在线揉面”
“索大实力宠烦”
“我单身了这么久,看块面团都觉得眉清目秀”
“揉完面团就要揉烦”

索夜cp粉的增长速度十分牛逼,尤其是一个ID叫伊索喻烦的粉丝,主页满满全是索夜的揉面视频剪辑,什么什么《揉面一百式》啊,什么什么《索夜揉面闺房秘事》啊,大家见到了硬币都跟不要命似的给人家投。

今天份的美食做完了,夜雨声烦转身回厨房洗手,临了对索克萨尔喊了一声:“索大帮我关掉直播先!”

“等等蛋糕有我的份吗?”

“他妈的我整个人都是你的,蛋糕会没你的份???”

索克萨尔心满意足的关掉了直播。

有人写吗!社保

刚刚是我表弟腹肌七块半发的!!你们都不能只等我写!!!

想写个黄少天月老设定

月老总是很忙的,忙着偷偷在人尾指上套红线,忙着……

忙着在月下的云朵上打游戏机,这是他从人间买来的,可以玩贪吃蛇还有俄罗斯方块。

可前几天嫦娥的小玉兔卢瀚文借走了他的游戏机,他只好大晚上的去人间给人套红线。

夜里风大,冷风吹得黄少天的鼻腔生疼,他路上遇到了个刚下晚自习的孩子,这孩子他见过,叫喻文州,前几天去奶茶店喝奶茶的时候,黄少天看见了他胸口上的工牌。

长得挺好看的怎么就没有女朋友呢?黄少天觉得甚是可惜,念了咒语,打了个响指,风正好停了下来,红线毫无阻碍的飞向喻文州,牢牢的套在了喻文州的尾指,套上可就摘不下来了。

另一端要给谁套呢?

不远处奔来个女孩,抱着作业本和喻文州打招呼,脸上的红霞不知是冻出来的还是喻文州帅出来的。

就决定是你了,黄少天又打个响指,红线朝女孩飞去,这时风又迎面吹了过来,黄少天下意识用手去挡。

接着感觉尾指一紧。

……甘霖娘。

“……喻文州,别来烦我了,月老日理万机没时间谈恋爱!”黄少天慌忙的把游戏机藏在身后。

“月老大人为那么多人促成姻缘,也该考虑自己的终生大事了。”

#蓝雨甜品生产间#糖组联文(画)企划

_(:з」∠)_耶

苍楠:

喻黄身为一个同框即是糖的cp,是个把巧克力包软糖泡在蜂蜜里腌制七七四十九天拿出来淋枫糖浆然后放在焦糖布丁上端给看客的美好食物。(我就是不打标点符号)




所以我们决定在由三十位太太来一场甜点厨艺对决❤




7.10  椰奶红豆   @描老板 


7.11  香糖果子   @顾一 


7.12  牛奶冰   @健忘症晚期 


7.13  红豆双皮奶   @知名不具 


7.14  巧克力菠萝包   @苍楠 


7.15  水果松饼   @禾禾禾_绝赞秃头中 


7.16  白桃乌龙茶   @哎哟_(:з」∠)_ 


7.17  百香双响炮   @三月不识 


7.18  果冻   @BD_寒九温 


7.19  卡布奇诺   @霜汀眠鹤 


7.20  红豆抹茶卷   @花谢无痕 


7.21  芒果班戟   @温糖苏打水 


7.22  焦糖玛奇朵   @Modest&Esteem 


7.23  大白兔奶糖   @+CEZZ+ 


7.24  布朗尼   @默默耕耕 


7.25  土味葡萄糖   @🐬从魔仙堡摔下来的九.🐣 


7.26  葡式蛋挞   @木茶 


7.27  绿豆糕   @未来与光 


7.28  柠檬红茶   @观江源 


7.29  奶黄包   @爻九 


7.30  榴莲班戟   @月下菇州 


7.31  冰激凌   @拔丝橘 


8.1  草莓大福   @吾瑕 


8.2  梅花糕   @東雙爻 


8.3  香波儿泡芙   @米啊娅成精了🍺 


8.4  黑砖奶茶   @五谷丰登蟹老板🐟🐕 


8.5  抹茶千层糕   @桃川 


8.6  黑糖冰片   @腹肌八块半 


8.7  马卡龙   @十三幺 


8.8  樱桃朗姆酒   @繁牧 






*友谊赛对手→#蓝雨心血管科手术台#

福州的雨大到有伞都走不动,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他们一家三口睡一起!!!!!!没法回家气死我了,今晚就把这个脑洞写了。

雨大到有伞都寸步难行,实在没办法,卢瀚文和喻文州要在这里留宿一晚。

卢瀚文洗过澡以后抱着早就备好的小熊问黄少天:“我能和你一起睡吗?”

小孩的表情太过楚楚可怜,黄少天有些疑惑,但还是点头同意:“可以呀,那你文州哥哥呢?”

卢瀚文:“他也过来一起睡呀!文州哥哥!黄少同意我们和他一起睡啦!”

黄少天:???

喻追黄隔层纱
黄追喻隔层海市蜃楼喜马拉雅山